主页 >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 >
网红「跨界」影视圈
发布日期:2019-10-08 09:06   来源:未知   阅读:

  互联网时代下,一切都以“流量”作为基础和发展方向。互联网改变着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以网络作为生产工具的各种娱乐项目应运而生,比如网络音乐、网络电影、网络电视剧、网络综艺、互联网短视频等。在这些领域有突出表现的人往往会在短时期内获得巨大的关注度和热度,我们将这些关注度和热度称之为“流量”,而这些人也便自然而然地晋升为“网红”。

  在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普通人成为明星拥有众多的阻碍,出圈也非常困难,以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和《快乐男声》为代表的选秀类综艺节目,给予了这些具有明星梦的普通人走红的契机,也成功造就了李宇春、周笔畅、张杰等如今的一线歌手。《我要上春晚》等定向性选秀节目也为想要站上春晚舞台的“草根”群众提供了机会,捧红了“旭日阳刚”、西单女孩等草根明星。

  而如今,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冲击之下,从普通人到网红也许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有些网红的流量甚至已经赶超了影视明星,例如“口红一哥”李佳琪创下了一分钟带货3000万的传奇,许多明星也都纷纷在李佳琪的抖音视频里与他合拍,他也成为了新时代的网红出圈典范。

  网红的走红方式不仅可以凭借抖音、快手等短视频,还可以通过互联网节目、网络歌曲以及直播,虽然网红的呈现方式和露出方式多种多样,但许多网红却并不甘于仅仅局限于“网红”的身份,寻求跨界和出圈之路成为了大多数网红的选择。

  普通人在网络上走红大致分为几种类型,一是戏剧影视等专业院校的学生,比如北电、中戏、上戏、国戏等,有一些星探或视频账号专门拍摄和宣传高校新生,而一些学生甚至在军训的时候就因为养眼的颜值和清新的气质而获得热度和关注度;二是在某个行业和领域表现极其突出的人,最现象级的便是李佳琪;三是通过蹭明星热点获得关注的网红,比如李雪琴、陆超、柒号路人。

  首先,凭借颜值出圈的网红有张予曦、陈都灵、南笙等,在这个看脸的时代,观众们对一个人的喜恶大部分都是由颜值决定的,而他们对于跨界拓宽的路子也非常广阔。

  张予曦因平面模特出道,在瑞丽封面女孩的大赛中获得了总冠军,凭借精致的五官,张予曦成功进入演艺圈,先后拍摄了古装剧《唐朝好男人》、剿匪电影《智取威虎山3D》、主演爱情偶像剧《亲爱的,公主病》等,前后共参与了12部剧集和6部电影。不过,让她成功出圈的并不是她的作品成就,而是和王思聪的绯闻,这也是得益于张予曦的高颜值。

  高校当中经常会有校花校草的评选活动,甚至搜狐还有官方的校草评选,在这些活动中脱颖而出的人有可能会被影视制作公司选中出演青春剧。《左耳》中的陈都灵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同样的案例还有武汉大学的黄灿灿,其不仅在《奔跑吧!兄弟》里有露出镜头,还主演了电影版的《泡沫之夏》,如今仍然在演艺圈活跃着。

  近日,刘同的《我在未来等你》播出,饰演刘大志的费启鸣便是一位抖音网红,他因为在抖音上发布了一条内容为“假如你前男友和现男友同时掉进水里,我可以做你的男朋友吗?”的短视频而走红,并且拥有了将近2000万的粉丝,而他的高颜值也获得了许多女粉的青睐。当然,虽然是网红出道,但费启鸣在剧中的表现一点也不输给专业的演员,所以说网红若想出圈,除了拥有颜值以外,也同样要有灵性和实力。

  还有一些网红凭借着独特的人格魅力出圈,比如MC天佑凭借直播喊麦走红,他颇具特色的东北腔和搞笑的段子获得了许多网友的支持和喜爱,而后他还推出了自己的单曲,《你没那么爱我》、《未来》等均在网络上走红。这是网红成功凭借音乐跨界出圈的案例,不过由于其在直播中以说唱的形式详细描述吸毒,被《焦点访谈》点名,并实施跨平台封禁。

  Papi酱、肖骁等也是凭借着搞笑、毒舌等特点在各自的领域走红的,如今papi酱仍然在进行着短视频的拍摄,但此前她也出演了吴君如的喜剧电影《妖铃铃》,并参加了一些综艺节目和访谈节目。因爱奇艺出品并自制的网络辩论节目《奇葩说》走红的肖骁因其颇具辨识度的造型和说话方式被观众们喜爱,他也出演了电影《高跟鞋先生》,同时还参加了《女神新装》第二季的录制。

  综合来看,这些网红的走红方式虽然各有不同,有人依靠颜值,有人依靠才艺,有人依靠性格,有人依靠运气,但不管怎么样,所有的幸运都会降临在有实力的人身上。因此凭借实力走红才是王道,才能具有生命力。

  在音乐上有突出成就和甜美嗓音的冯提莫,已经从职业主播化身为歌手;因网络短视频作品获得广泛关注的辣目洋子也成功转战影视圈,先后参演了《生活大爆炸》、《胖子行动队》、《生活对我下手了》等作品;网络歌手刘宇宁也从YY平台走向演艺圈,不仅参演了电影,还参加了《歌手2019》的录制。

  这些例子都足以证明,在新鲜元素不断冲击和变迁的互联网时代,实力才是网红的立足根本。

  虽然是“网生时代”,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兴趣爱好是有区别的,因此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关注所有互联网平台的热点和动向,网红若想出圈,一定要实现跨媒介合作。

  传统媒介的受众仍然占据很大的比重,因此网红们都在想尽办法从短视频走向长视频、从网络平台走向电视平台,在此列举几个成功出圈的网红案例。

  首先是从短视频到大电影的跨界成功,最典型的便是《陈翔六点半》,从每集10到30分钟的网络迷你剧到如今上映的《陈翔六点半之重楼别》网络大电影,陈翔的团队从制作和内容上都经历了一个巨大的突破。虽然,陈翔的作品仍然没有逃脱出互联网的圈层,但他的成功却给予了粉丝和观众一个期许,未来陈翔的电影能否真正搬上大银幕,也许只在不久的将来。

  还有一些网红没有转战电影或电视剧,而是继续停留在综艺节目上,这也和其自身的定位有关。比如《奇葩说》里的颜如晶,她除了辩论鬼才这一个特点以外,还有个特点便是身材肥胖,于是她受邀参加了湖南卫视的观察类节目《头号型动派》,成功实现了跨界出圈。

  从网络节目到台播综艺转型的艺人还有很多,比如李诞在《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里走红以后,也参加了各种其他平台的综艺节目录制,例如湖南卫视《向往的生活第二季》以及《做家务的男人》。李诞的脱口秀和搞笑才能被观众们所喜爱,但他若是转战电影或电视剧似乎并不适合,因为个人标签太过鲜明。

  就像Papi酱虽然也拍摄了电影,但观众们在观看她所饰演的角色时难免会代入papi酱的标签,很容易出戏,效果并不是非常乐观。

  实际上,综艺节目是很容易让网红实现跨界出圈的平台,尤其是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经常给予网红们这样的露出机会,这也是为何长沙出明星的原因之一吧。《天天向上》和《快乐大本营》时常会让一些网红登上节目舞台,比如冯提莫在最火的时候就和迪丽热巴一起上过《快乐大本营》,有时只是让网红们在舞台上展现一下才艺,甚至只有几分钟的镜头,但这足以让网红们的热度再上一个台阶。

  在音乐领域,网络歌手的出圈也不再是一件难事,在几年前,评价一位歌手是“网络歌手”似乎是一个贬义词,但是如今,网络歌手的热度和流量是不容小觑的。

  汪苏泷便是一个网络歌手成功出圈的例子,在沈阳音乐学院就读期间,汪苏泷将自己的作品发表于各大音乐网站,获得多个音乐排行榜首位,后来便被唱片公司发掘,最终成为了职业歌手。互联网时代的优势便是能够给予普通人跃升圈层的机会,只要有能力和实力,通过互联网的传播力量便会被许多人认知。如今,汪苏泷的音乐能力被更多人认可和喜爱,他不仅成为了《我是唱作人》的嘉宾,还参加了《做家务的男人》等真人秀节目,真正实现了明星的跨界融合。

  互联网捧红的音乐人还有花粥、冯提莫、许嵩、徐良、本兮、刘宇等,这些网络歌手有的已经实现了跨界出圈,有的还在原地停留,但互联网与传统媒介的壁垒在未来终将被打破,人们的固有偏见也会荡然无存。

  文中的以上举例皆是网络红人跨界到影视领域进行演艺事业的案例,但是影视跨界是否是网红未来的唯一出路呢?笔者认为并不尽然。

  我们先从“网红经济”的现状谈起,大约从去年开始,具有10万以上粉丝的网红数量在持续增长,相较于2017年增长了51%。使用互联网短视频的用户数量以及网红的粉丝数量也在持续增长,截止去年4月,达到了5.88亿人。可以说,如今的短视频变现能力已经非常强了,网红无需再借助影视媒介帮助自己变现。

  网红的成长模式有人依靠内容有人依靠颜值,在抖音快手上的内容短剧通过搞笑、生活等特质获得广泛青睐,但究其根本是为了推销网红自己的电商产品。可见,电商行业仍然是网红赚钱的主要途径。

  淘宝促进了电商行业的迅猛发展,如今微信、微博、抖音等网络平台也都有电商橱窗,网友们直接通过抖音上的视频链接,便可以找到抖音网红同款的衣服,网红实际上是这些衣服或产品的模特。当李佳琪爆火后,女性网友们纷纷剁手,不少人中了李佳琪的毒,凡是李佳琪推荐的口红纷纷入手,这就是网红的力量,而李佳琪也成为了网红带货第一人。

  不仅是网红,就连明星艺人也都开始转战电商行业,比如张子萱在化身陈太后开始退出演艺圈,专业卖衣服;米咪在出演完电视剧版的《左耳》后也鲜少有作品,反而用心经营自己的淘宝店;薛之谦、李晨、余文乐等明星也创立了自己的服装品牌,通过明星效应兜售自己的产品。

  除了卖货,网红变现的方式还有很多,但是都要结合网红自身的特点。比如逻辑思维兜售视频课程,王尼玛、同道大叔通过出席各种活动赚取出场费,毒舌电影、papi酱通过广告费赚钱,李子柒等美食博主、张沫凡等美妆博主通过贩卖自己制作的美食、自己品牌的护肤品赚钱,马东、蔡康永等通过贩卖付费课程和知识赚钱。

  在互联网时代,只要抓住了受众们的知识盲点和好奇心,便很容易获得粉丝和受众青睐。因此,网红们的跨界未必要通过影视这一条途径,只要有好内容、拥有话题热度,便很容易获得全民性的关注度。

  不过,作为双刃剑的互联网,其生产出来的“网红经济”也是一把双刃剑,前有MC天佑的负能量说唱,后有李诞“丧文化”的输出,未来也许还会滋生出更多的负面产品。互联网在客观净化的同时,也需要网红自身的自我净化,只有带有正能量、传播符合社会主义新时代价值观内容的网络红人才赋有生命力,才能拥有长久良好的发展前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